天气闷热?ETH矿工正冻的瑟瑟发抖

- 编辑:admin -

天气闷热?ETH矿工正冻的瑟瑟发抖

截图自:etherscan.io

依据ETH进步下一阶段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的设定,ETH区块链互联网或将切换至PoW+PoS混合机制。这意味着,参与者除去通过贡献算力来维护互联网并挖得区块奖励以外;还可以在PoS机制之下,以资金押注的方法获得区块投注收益。而就现在公布的草案来看,参与者至少需持有1000枚以太币。

为了参与PoS这场拼货币存量的角逐中,伴随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的临近,ETH互联网的囤币现象可能会愈演愈烈。而屈身在这部分挖矿大户及大型机构阴影之下的小型ETH矿工,挖矿所得将大大缩水。

因为ETH区块链使用的Ethash算法,是一种紧急依靠RAM宽带的算法;不少人觉得将其ASIC化的性价比不高。所以,在ETH诞生的三到四年时间内,都没专为它设计的ASIC芯片出现。

直到今年4月,首个专门为ETH挖矿研发的矿机AntMiner E3才被推出。AntMiner E3由比特国内研发,预计于今年7月中旬发货。而根据比特国内官方网站给出的数据计算可得,与显卡矿机(八显卡)相比,目前用单台AntMiner E3进行ETH挖矿,月挖矿收益将提升11%左右。

数据来源于:Cryptocompare(时间:2018年6月3日)

11%效率的提升虽然不多,但单位时间内AntMiner E3的挖矿竞争优势终究比显卡矿机要高。当然这只不过理论计算所得,AntMiner E3能否达到它参考参数的规范,还要等7月份矿机发货后才能得知。

在初始本钱提升、区块奖励降低、其他利益方入场与新型矿机诞生的四面夹击之下,除非矿工们可以盼来新的一轮价格疯涨,不然这部分追涨入场矿工的回本周期将被大大拖长。

而2018,“公链大战”马上打响的这一年里。伴随号称超越ETH的柚子币、欧洲版ETHAeternity(AE)等等公链项目主网的相继上线,ETH“公链霸主”的地位将遭到挑战。再加上,这几个月以来,美国、加拿大等等国家对ICO市场干涉增多的影响;ETH价格在短期内寻得新突破的可能性不大。

对于早期挖矿参与者来讲,回本自然不在话下。币价暂时的涨跌并不会对他们产生多大影响,只须目前挖矿电价不亏,长期来看依旧是有利可图的。

不过去年十月实行的拜占庭硬分叉,只是ETH共识机制切换计划的前奏。该区块链互联网参与者还将面临的是,PoW机制过渡至PoS机制过程中,那些未知的安排。

ETH进步时间表及各阶段特征描述

根据ETH进步路线的设计,Metroplis第二阶段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之后,Casper项目将会启动,并推进ETH互联网缓慢切换至PoS机制。但该项目的具体细则、实行时间等等内容,现在仍在讨论之中。

现阶段可知的是,Casper项目分为Casper FFG及Casper CBC两种协议——由V神提出,旨在通过PoW+PoS混合共识机制逐步完全切换至PoS机制的Casper FFG;与侧重于通过建设得出安全证明但现在描述依然非常模糊的Casper CBC。这两者中,Casper FFG的研发速度更快,5月初第一版代码已经发布,预计实验速度也将提上日程。

而依据EIP 1011 Hybrid Casper FFG草案中的初步设定,切换至PoW+PoS混合机制之后:以50个区块为周期,验证者将会对周期内最后一个区块进行投票押注,即便用PoS机制产生区块;而其余在PoW机制下产生的区块,奖励将以每3个月降低0.6 以太币/块的速度,在一年时间内从目前3 以太币/块的挖矿奖励渐渐降低至0.6 以太币/块。

其他利益方入场,瓜分区块奖励

每况愈下的挖矿收益状况,让部分矿工无奈之下选择灰心离场。目前占据ETH互联网约16%算力的SparkPool矿池表示,币价降低时,互联网内小型挖矿参与者的数目显著降低。

不过近月余时间,ETH全网算力并没有明显降低趋势,目前依然保持在260 TH/s左右的水平(数据来源于:etherscan.io)。而通过对ETH挖矿地址的查看可以发现,互联网算力排名推荐内不缺新入场者的出现;譬如2018年Q1加入并迅速跻身排名推荐前列的USITech(资料显示USI为可提供数字货币买卖的外汇经纪商)和云矿池Kuverpool,与今年2月以来挖出一万多枚以太币但从未转出的挖矿地址“0xcc16e3c00dbbe76603fa833ec20a48f786dfe610”。

这部分挖矿地址疑似囤币的行为,可能与即将来临的共识机制切换有关。

过去几个月时间里,ETH价格连连下跌,市场恐慌情绪持续蔓延。熊市阴影笼罩下,急需充值信仰的,不仅仅是资金投入者,还有ETH矿工。

截图自:Github的EIP 1011

假如EIP 1011草案成真,而ETH全网算力、出块速度及价格又保持在目前水平不变(268 Th/s,15秒,619USD)的状况下,小型ETH矿工将会在Casper项目激活六个月后,面临挖矿本钱比直接买币还要贵的尴尬境地。而大型矿场则会在ETH区块奖励降低至0.6 以太币/块的时候,变得入不敷出。

理论计算来讲,在不考虑困难程度炸弹引燃,挖矿困难程度呈指数级递增的首要条件之下;除非ETH价格可以翻倍升至1043USD以上,或者全网算力可以至少降低36%,不然即便用效率更高的AntMiner E3矿机,小型ETH矿工也熬不过PoW+PoS混合机制的过渡期。

换一种说法,当ETH互联网切换至PoW+PoS机制之后,个人矿工无奈之下相继离场;假如全网总算力或者ETH价格可以回归至2018年年初左右的水平,大型矿场才能在该阶段有继续盈利的可能。

当然这只不过根据目前资料得出的可能会发生的状况,对于PoW+PoS机制怎么样与何时到来等等问题,目前依然是未知数。不过可以一定的是,为了让ETH互联网可以顺利地切换至纯PoS机制,将来PoW机制下矿工的日子会愈加艰辛,直到被挤出ETH区块链为止。

而面对形势不太明朗的将来,不少ETH矿工好像做好了转移阵地的计划。他们告诉哈希派,“没以太币也有不少其他币,反正显卡矿机很容易切换,大不了就换一个币种挖。”

相较于专门性高的ASIC矿机,显卡矿机的灵活性确实更高,可以在Ethash、Groestl、Equihash等多种算法间自由切换。像ETH经典、XMR币、Zcash、BTC黄金、Decred、Verge等市值排行榜靠前的都能用GPU挖矿。

乍一看,可以选择的币种好像不少。不过,除去XMR币和ETH经典以外,排行榜相对靠前的币种目前挖矿收益常见低于ETH。当然这其中也有收益比ETH高的币种,譬如SIB、PASL;但它们的市场规模相对较小,大都为千万USD或以下级别的水平,下面能否成长起来,还要看它将来的进步。

部分可用GPU进行挖矿的币种(数据来源于:hemabit,时间2018年6月3日)

另一方面,伴随范围技术的进步、PoW机制下挖矿耗电量的增加与其对部分区域用电状况影响程度的提升,数字虚拟货币挖矿热潮正渐渐褪去。近年来,基于PoW模式数字虚拟货币的市场占比也呈现出逐年降低的趋势。

在使用PoW机制新币种数目不断降低,目前币种ASIC矿机相继推出的背景之下;将来留给ETH矿工转型的空间好像不多了。

注:据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,目前使用PoW机制数字虚拟货币在市场内的占比已跌至50%以下

而作为矿工的接入端,在ETH挖矿收益逐步降低的之时,矿池也在为自己寻求新的出路。

像Dwarfpool、Sparkpool、ethpool、ethermine这种支持币种较少,且收益大都集中在ETH挖矿之上的矿池,有部分从去年开始已经添加对其他数字货币的支持。譬如近段时间开启Zcash挖矿业务的ethpool、ethermine、Dwarfpool。

另外,部分矿池还表示正在考虑将来切换至PoS矿池的有关计划。而这部分入场较早的算力大户,假如根据他们各自收取的手续费来计算的话,矿池内可能囤有较很多的以太币。也就是说,无论是将来过渡到PoW+PoS混合机制,还是完全切换至纯PoS机制,这部分ETH矿池都大概从中获利。

注:各矿池的买卖手续费;ETHmine、Dwarfpool、BW.com、Nanopool、Ethpool、Sparkpool皆为1%;Miningpoolhub为0.9%;Pandapool为1.5%;bitclubpool免费

“这部分有钱有技术的矿池大户就是不同,还能切换矿池机制,换个模式继续挖。不像大家小散,天天除去担忧机器问题、设施温度过高这部分琐事以外;还要纠结一下将来该如何解决——是要坚诚信仰继续挖呢,还是趁早割肉离场,免得夜长梦多”,一位入场时间不长的矿工不禁感叹,“反正目前困难程度这么大,累吐也挖不出量,要不索性关机睡觉算了。”

ETH矿工,正渡过2018年第一个闷热的寒冬。


数据来源于:Coinmarketcah3

这期间疯狂上涨的价格,吸引了一大量淘金者入场,全网算力在2017年第二季度提高近1.5倍,环比增长71个百分点。虽然算力的涌入使得ETH挖矿困难程度增加,单位时间内以太币产量降低;但这种火热行情影响下,ETH矿工的净收益依然丰厚,是2017年首季均值的三倍。

根据矿机制造商PandaMiner的说法,这一时期购入他们矿机的矿工,最低静回本周期仅需两个月。

注:以电费0.7元/度、150MH/s算力的耗电水平、全网算力及价格月平均值为基础计算的结果

不止是这部分迅速回本的新入场矿工,2017年前便开始挖矿的早期参与者收益也很可观。他们入场时ETH币价并不高,挖矿收益也不丰厚;但当时全网总算力低,单位时间内以太币挖矿产量很大(和目前相比)。

2015年7月30日ETH测试版本Frontier发布的时候,因为仅有实行页面且存在未解决问题,挖矿参与者并不多;当时一台算力约为150 MH/s的显卡矿机,每月大概能挖出100到200个以太币。

到了2016年3月14日ETH正式版本Homestead发布之后,外部参与者增多,全网算力渐长,但也不及目前的2%;同样用算力约为150 MH/s的显卡矿机,单月能也能挖出二三十个ETH。如果搁到目前,挖个十五年也未必能挖出这个量。

没高收益的驱动,早期参与者大都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入场。这部分人当中有无意中看到挖矿设施宣传的矿工交流群群主,也有偶然之下看到V神报道的加拿大矿工。这部分以低本钱挖得ETH的矿工,假如将币囤到2017年ETH价格疯涨的时候再卖出,回本之余,还能获得很好的收益。

一位从16年6月开始挖矿的矿工向哈希派表示,“币价开始时并不高,只不过挖来玩玩,没考虑回本的问题。不过可以一定的是,2017年3月完全回本,而且有非常高的价值。”

注:150MH/s算力的耗电水平、全网算力为基础计算的结果

促进矿工加速入场的另外一个缘由就是疯涨的价格——2017年12月到2018年1月ETH价格呈倍数上涨并创下1432USD历史新高,这期间矿工的入场热情讯速升温,全网总算力迅速攀升近一倍。

算力的涌入与拜占庭硬分叉之后区块奖励的调整,使得该时期矿工单位时间内挖矿产量显著降低,较2017年Q2均值下跌近90%。不过在ETH价格上涨近4.5倍的相互抵消下,两个时间段的挖矿收益相近。其中以太币价格达历史顶峰的1月,其挖矿收益甚至比比特币价格历史顶峰时期的收益还高。

抱着炒币的追涨心理,大量新矿工一头扎进ETH挖矿市场。他们不惜购买被爆炒至高价甚至是期货的显卡,以迅速入局,期望赶在挖矿热潮还未降温之前捞上一笔。

不过,迎接这部分跑步入场矿工的不是丰厚的挖矿收益、不是迅速结束的回本周期;而是ETH历史上最糟糕的季度与矿难。

“当时看到BTC突破十万,ETH突破四千的时候,就关注了下入了行(开挖ETH),哪个知进场之后就遇见矿难。当时投了十万,目前还有十分之五左右没回本。”——一位2017年12月末入场矿工无奈的描述

2017年末到2018年初,ETH和显卡价格齐飞,该时间段入场矿工的初始本钱本来就比较高。而压在他们肩上的不止是高昂的入场费,还有来自ETH互联网及外来利益方的多重重压。

数据来源于:Coinmarketcah3

步入2018年以来,ETH挖矿本钱不断攀升,现阶段一台六显卡矿机连续运行24小时,1月只能挖出约0.33个ETH。而目前ETH的价格较17年最高时已经缩水接近70%,除去电费之后,单台矿机的月挖矿收益只剩几百块。如果设施运行过程中不幸出现问题,或因长期工作而性能降低,这个月就近乎于白挖。

在ETH挖矿门槛低、收益高两大光环褪去之后,有些矿工满载离场,选择提前退休;有些矿工则大胆追击,期望继续造福;也有部分新矿工,入场后发现前路堪忧,纠结是不是趁早割肉离场。

然而,无论是资深的前辈,还是顶着回本重压的新人;现在依旧坚守在ETH区块链的矿工,都期望早前的风光可以第三出现。

从价格的历史数据来看,2016年以前ETH价格还不到5USD。而后伴随ICO市场的火热,2017年3月份开始,以太币价格呈现出疯涨趋势;短短四个月时间里,以每月翻一番的增速,从15USD暴涨至300USD。

区块奖励降低,挖矿本钱激增

像所有可挖矿币种一样,伴随参与者和全网算力的增加,数字货币挖矿本钱逐步提升。而如下图切线所示,步入2017年十月之后,ETH挖矿本钱增速明显加快,截自上月为止已累计增长126个百分点。然而,除却全网算力的上涨以外,引起这波本钱激增的还有ETH互联网区块奖励降低带来影响。

注:以电费0.7元/度、150MH/s算力的耗电水平、全网算力及价格月平均值为基础计算的结果

事实上,为了让ETH互联网可以顺利过渡到PoS(权益证明)机制,去年10月大都会(Metroplis)升级第一阶段拜占庭硬分叉实行之后,其互联网的区块奖励已从原先的5 以太币/块下调至3 以太币/块。

虽然硬分叉之后,ETH的出块时间从2017年十月的30秒左右降低回同年5月之前的水平(15秒左右),但在区块奖励降低及算力大涨两大原因的夹击之下,ETH矿工的挖矿产量大幅缩减。根据目前矿工的说法就是,“目前的产出比硬分叉之前低至少三倍多。”

ETH平均出块时间历史状况(数据来源于:etherscan)

挖矿产量的降低,再加上ETH2018年1月末以来持续走低的价格行情走势;ETH的月挖矿收益呈现出逐月降低的趋势。

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